千千小说 > 慕林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传闻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传闻

千千小说 www.qqxs.tw,最快更新慕林最新章节!

    上门打探的人很多,大多数人在老总管这一关就被忽悠回去了,但也依然存在老总管打发不了的人,当中甚至有从礼法上而言连燕王都得称呼一声长辈的长者。

    对待这样的客人,谢慕林就必须要出面了。

    现在天都黑了,绝对不是一般人去亲戚家中作客的时辰,更别说是没有事先递帖子打招呼的那种不速之客。但顶着长辈的名头,还要上门去做不速之客,见不到主人家就不肯罢休,脸皮这么厚的人,用忽悠的手段是打发不掉的,谢慕林索性也跟对方打开天窗说亮话。

    她非常直截了当地道:“叔祖母,您是明白人,我也不怕跟您说实话。这些事倘若是我能轻易泄露出去的,我早就跟您说了,别人来问我,我也没必要死死瞒着。之所以闭口不谈,顾左右而言它,还不是因为宫中有忌讳吗?!我今儿把事情告诉您又如何?改日太后娘娘与皇上怪罪下来,我固然是讨不了好,您不也同样要面临风险?这是何苦来呢?反正天塌不下来,您只管安安心心在家过年就是了。要是有什么顾虑,就暂时少跟亲戚朋友来往,反正宫里很快就会有说法了,到时候您府上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用不着我一个小辈操心。”

    那位长辈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她非要连夜赶来探听消息,自然有自己的原因,而且还十分急迫要知道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原本觉得永安郡王妃是个好糊弄易说话的小辈,只需要挤兑几句,就会开口的,万万没想到反而被对方堵了回来。既然是宫中有旨意,她自然不能再用威胁逼迫的法子要求对方说出实情了,但要她放弃打探,就这么乖乖回家,那也是不能够的!

    于是她换了一种方法:“好孩子,我也知道你为难。只是叔祖母心中不安,实在想知道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知道,我们家跟宫里的贵人还有往来呢,就怕无缘无故就被牵扯进什么祸事里。倘若能提前得到些风声,我们也好想法子躲开去。好孩子,你看叔祖母待你一向不薄,你如何忍心看到叔祖母一把年纪了还受苦受罪呢?叔祖母也不多问你什么,你只需要告诉我,宫里如今是哪位殿下占了上风,哪位又吃了大亏,就好了,如何?放心,叔祖母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说了什么,任谁来问,叔祖母都会说你什么都没讲的!”

    谢慕林能上她这个当吗?大家又不是很熟。

    谢慕林给她的回答就是:“叔祖母就别为难我了,我这人从来不会撒谎,一撒谎就会在面上露出来,谁都瞒不过的。太后娘娘吩咐我替她老人家办些事,叫我明儿在家躲赤口,后天就进宫去干活呢。万一到时候我心虚,在太后娘娘面前露了馅,岂不是反而连累了叔祖母?”

    那位“叔祖母”这回终于消停了。既然后天永安郡王妃就要进宫见太后,明摆着还十分得太后宠爱看重的样子,她就算逼得对方狠了,对方就不会告自己一状么?一旦太后怪罪下来,自己又哪里有好果子吃?

    这位长辈终究还是灰溜溜地离开了。在燕王府外头观望的人们见状,也纷纷回报自家主人。众宗室皇亲们都确认了,永安郡王妃这里嘴很紧,多半是不可能从她这儿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永宁长公主那头也是见不着人,东原郡王妃从傍晚开始就称病了,大家无法从这三位贵妇人处有所收获,只得把主意打到别人身上去了。

    这“别人”自然是承恩侯府曹家与柱国将军府萧家这两家。

    承恩侯听说在宫中受了重伤,被送回家中后,承恩侯府就请了好几位大夫上门,当中没有现役太医——据说太医们都被临时召回宫中去当差了,但即使是其中更擅长妇科、儿科等派不上用场的科目的太医,都婉拒了承恩侯府的邀请,一副避之惟恐不及的态度,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内情——唯一一位上门的前太医早年已经从太医院致仕,到了承恩侯府后没多久也告辞了,对外的说辞是自己不擅长刀剑外伤,只能自请退位让贤。

    于是外界也就知道了,承恩侯的伤势不轻,恐有性命之危。被请进府的大夫们除了那位至今还在太医院有深厚人脉的老太医以外,其余人等都没再出过承恩侯府的大门,天知道承恩侯的伤是不是已经重到快要死了呢?

    除了大夫以外,承恩侯的夫人与儿子并没有给几家兄弟姐妹送信,只有曹二爷听说承恩侯受伤的消息后赶了过来,但很快就被侄儿曹文泰恭送离开了,走的时候脸色还颇为难看,过后也拒绝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在兄长家中的经历。但是随后,承恩侯夫人的娘家亲眷们紧急赶到了承恩侯府。接下来还有几位与曹家关系比较紧密的昔日盟友或是承恩公生前旧部……反正看起来,过去或现下仍旧支持着曹家与太子的那些文武官员、勋贵皇亲们,似乎都受到了承恩侯夫人与曹文泰的邀请,前去承恩侯府探望承恩侯的伤势了。

    他们同样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但他们各自家中都出现了骚动,家中成员也有人私下再往外派人,联系自己的亲朋好友……

    隐隐约约有小道消息传出,据说东宫这次杀了萧琮,却没能掩人耳目,很快就事发了,涉事的太子宠妾王氏畏罪自尽,太子也被软禁起来,东宫上下人等都被监禁审问,还有人已经定了死罪,看来这一回,东宫是逃不过去了,太子定会被废的!

    与此同时,萧家也确确实实办起了萧琮的丧事。虽然能从萧明德夫妇口中探听到事实真相的可能性并不大,但还是有许多宗室皇亲,或者是与某位皇子关系密切还心存某种期望的人家,都暗怀鬼胎地上门吊唁去了。

    到底大年初一这一天,皇宫里发生了什么事?萧琮死了,太子真的会因此获罪么?那么眼下三皇子是不是又因祸得福了呢?如果说三皇子储位有望,那为什么皇帝对三皇子的舅家似乎态度冷淡,连萧家唯一的继承人死了,都没有派人出宫慰问一声的意思?禁军中几位亲近三皇子的将领,似乎也至今没有出宫回家,当中还有人据说已经被投进诏狱中去了!与三皇子关系好的几家宗室,更是好象吓破了胆似的,不敢跟任何人说起宫中发生的事……难道萧琮一死,会连他背后的三皇子也跟着吃了大亏不成?!

    眼下最有希望成为新储君的,到底是哪一位天皇贵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