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群史争霸 > 第十九章 魔星之说

第十九章 魔星之说

千千小说 www.qqxs.tw,最快更新群史争霸最新章节!

    华阴县,史家庄。

    夜色下,史进被县兵围困在史家庄大门。

    “哟,看来还有一点死忠的嘛,不错不错。”

    县尉抚掌笑道。

    “给我放箭!”华阴县县尉下一刻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凌厉果决。

    既然留下来那就全部都给你杀了!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得到指令。

    弓箭手松开右手紧拉着的弓弦,向斜上方抛射。

    箭矢如骤雨飞出。

    虽只有百名弓箭手,但上百支箭矢同时落下也是将史进所在的这片区域完全给笼罩覆盖。

    密集的箭雨刷刷落下。

    “啊!”一名庄客抬手挡住脸颊却被射中胳膊。

    从天而降的箭矢裹挟着巨大的冲力,中箭者向后倒退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箭矢直接卡入骨头缝里,上面还有倒刺,想要硬拔难以拔出来。

    还不等他继续哀嚎,另一支箭精准的命中他的天灵盖,当场没了声息。

    一波箭雨下去,史进周围倒下了十几人。

    史进目眦欲裂。

    “少庄主快逃。”

    “少庄主你快点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史进被人推了一把,向后退了两步。

    他茫然的望着周围仅剩的庄客冲向县兵。

    县兵竖起的盾牌中间刺出的长枪仿佛森然的枪阵整齐有序的向外探出。

    最前方的庄客被刺了个穿透。

    “走。”朱武冲过来拉了一把史进向后逃去。

    史进踉踉跄跄像是丢了魂一样跟着朱武跑,还有剩下的几名庄客跟着史进一起逃。

    “追!”县尉一挥手,带着官兵追上去。

    史进朱武到了后院,杨春陈达已经在围墙上面接应,一伸手拉住朱武和史进,其他庄客也都翻上墙去,一行人逃向了深山。

    县尉没能追上,脸色有些难看,他不敢追向山林深处,若在平地上还能依靠军阵对抗史进这种,到了山林里布不了阵,很容易被史进逐个击破。

    县尉念头转动,突然浮现一个想法。

    “那些剩下的庄客别杀了。”县尉说道,“留下来关押带走。”

    “县尉大人,史进身边那些庄客都死或逃了......”步兵都头尴尬的说道。

    县尉皱眉。

    “那把史家庄里其他人都抓起来。”县尉一挥手。

    ......

    史进与朱武几人在山林里逃了一晚,次日回到少华山山寨。

    朱武安慰道:“此事皆因为我们而起,若是史进兄弟想要报仇,我们少华山寨举寨之力也要协助你杀入华阴县取那县令县尉一家老小狗头。”朱武认真说道。

    史进一声不吭,却是坐在凳子上,有些疲惫,“与哥哥们无关,那华阴县县令陈朝觊觎我家产业已久,此番就是没有哥哥们他也会挑个理由来,无非是时间早晚。”

    朱武随后叫来下面喽啰们杀牛宰马,为史进贺喜冲晦。史进喝了几坛酒,念想着庄里替他死去的庄客们,心底愧疚、仇恨等复杂情绪冲杂在一起就着黄酒,人早已醉了。

    次日日照三竿史进才从梦中醒来。

    朱武和陈达他们劝说史进留在少华山山寨,愿意将二寨主的位置让给史进。

    说是以后一起在山上行侠仗义岂不乐哉,等到风头过去了再换个地去当良民多好。

    史进沉默,他虽见识不多,但又不是傻子。

    什么行侠仗义,不过就是当山贼罢了。

    史进不愿意当山贼,要说现在的史进心底还坚持着他父亲对他的教诲。

    清白之躯,不可当贼。

    史家庄的仇他一定会报,但不是通过这种方式。

    若是自己当了山贼,那就污了史家世代清白的名声,他不能对不起史家的列祖列宗,虽然已经丢了史家庄的基业......

    “我师傅王教头在关西经略府做勾当,我去找我师傅,或许能通过老种经略相公平了我家的冤屈。”史进坚定的说道。

    朱武挽留不得,只好给了史进一些盘缠。

    同史进逃出来的其他几名庄客被史进留在了少华山寨,史进孤身一人带了盘缠就下了少华山去。

    望着史进的背影,朱武观望着,忽然间他察觉到了什么。

    抬起头就看见头顶天空白日星现。

    “这是......”朱武所学颇杂,最擅长的是阵法,对这星象却不是太懂。

    他只是看出了这异象的不一般,但具体什么原因却是不懂。

    这异象不过一会儿就消失,但远处天空中一道黄中参杂着黑气的东西飞向他所在的少华山。

    落入少华山上空就一分为三,一个大的两个小的分别没入他和身旁的陈达、杨春体内。

    “哥哥怎么了?”杨春注意到了朱武的异样。

    朱武心底惊骇,刚才那可是气运?

    但为何突有气运飞来。

    朱武心事重重,知晓陈达杨春不懂这些,说了也是徒增烦恼,便未说实话,只是说念及往事。

    二仙山,罗真人注意到一股不弱的气运落入公孙胜体内。

    “师父,刚才那可是气运?”公孙胜惊骇。

    “是新宋国。”罗真人叹了口气。“这是你的命数,你自要下山一趟方可了解因果,你现在就是不想下山也不得不下山一趟了解因果方可回来。”

    公孙胜默然,他跟随师父学道数十载,自然明白这道理,因果这东西最难缠,若是惹上了无论他如何躲避最终都将惹火上身,还不如主动应劫。

    “新宋国运强行融合天下气运,结合了众生之恶,气运已被污染,你虽因国运提升了资质和气运,但也伴随兵戈杀劫之祸,算是魔星也不为过。”罗真人说道,“但若是度过杀劫消除众生之恶,也算因祸得福。”

    “弟子明白。”公孙胜向师尊行了一礼,然后收拾了包裹背着一把剑下了山去。

    ......

    这边,县尉将史家庄其他人都抓起来,又放出消息,想要引诱史进来救人。

    可他们并不知道史进早已离开多时,当消息传来的时候史进早已不在少华山寨了。

    至于朱武他们更是不可能为了一群叛徒去冒风险了。

    一连几日见不得人,县尉和县令商议后将这些人全部发配边疆,女眷则留下来卖给青楼。

    至于史家庄的基业则被陈朝所属一行人给吞得干干净净,吃得满嘴流油。

    另一边,成安县的方牧打听到了史家庄的消息。

    他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事发一周后了。

    方牧愕然,他记得水浒传里史进事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时间段,而是史太公死后半年才发生史进逃亡史家庄的剧情。

    他本来准备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再去参与其中收服史进,但万万没想到居然提前了这么久。

    史进从史家庄离开后......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去渭州吧。

    方牧回想水浒的剧情。

    史进是一个路痴,去延安府的他最后走到了渭州府。

    延安府是老种经略相公的地盘,而渭州府则是小种经略相公的地盘。

    虽然这两人都是一家人,但他们镇守的地方却截然不同。

    沧州府有一个方牧认为可以收服的人。

    花和尚鲁智深。

    相比于水浒里其他目前还在军方任职的朝廷将领,鲁智深现在的地位要低许多。

    鲁智深目前担任提辖。

    曾在老种经略相公手下担任关西五路廉访使,后来被老种经略相公调遣至小种经略相公手下担任提辖官。

    提辖在宋代成立之初由州府的知州、知府兼任,后来或许是因为太忙了,就将这个位置单独提出去。

    提辖的职责有兵甲盗贼公事,也就是训练士兵和缉捕盗贼。本意是为了扩大宋朝文官的影响力和权职,但文官老大爷们哪有那个闲工夫去训练士兵和去缉捕盗贼,干脆就将这个职位发放给了自己的亲信。

    所以这个职位一般来说应该是很受宠的。

    但从水浒里的故事来看鲁智深似乎并不受宠,每日无所事事,在大街上闲逛来去,最后更是因为自己嗜酒如命的性格坏了大事,三拳打死镇关西后逃窜成了通缉犯。

    至于为何不受宠方牧倒是能猜出几分。

    方家虽然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但从小生活在这种家族里的他对一些东西还是懂一点的。

    老种经略相公或许最初是出于好意将自己手下能打的猛将鲁智深交给小种经略相公撑面子,从后来鲁智深的表现来看他也确实是一员猛将,老种经略相公也没有看错人,眼光还是很毒辣的。

    但老种经略相公忽略了一些东西,或许是他根本没有多想。

    种师中是他的弟弟不是他的儿子,现在也是独立统辖一方的将领了,如果手下拿得出手撑面子的打手都是哥哥派来的,传出去别人又会怎样想。

    换一个说法,种师中自己有了地盘总要培养自己的亲信的。

    鲁智深是哥哥派来的亲信,两人之前又素不相识,现在又不是边关危急的战时,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己去发掘培养人才,那为什么还要重用别人的心腹呢。

    鲁智深得不到重用,每日除了训练士兵以外,剩余的时间就在街上无所事事的乱逛,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养成了饮酒的毛病。

    至于缉捕盗贼,渭州府这种有正规大军镇守的城池附近哪里可能有盗贼,那些盗贼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犯事后鲁智深大局观不足慌不择路的逃跑。

    如果鲁智深一开始不选择逃跑,其实以他的身份或许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

    他毕竟是老种经略相公的人,小种经略相公看在他哥哥的面子上都不会砍鲁智深的头。

    顶多责杖一番然后正好名正言顺的将其还给自己哥哥。

    原物归还,有借有还。

    在逃亡后的鲁智深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四处乱窜,没有目的也没有目标,别人忽悠他当和尚可以躲避缉捕他就真的去当和尚,最终因机缘巧合结识了林冲、李忠一些人,落草为寇上山。

    如果自己能在鲁智深逃亡的途中结识他顺势承诺能让他消除罪名,想要收复他应该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