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群史争霸 > 第九十一章 杜壆(第二更)

第九十一章 杜壆(第二更)

千千小说 www.qqxs.tw,最快更新群史争霸最新章节!

    梁山追兵在后面追,前面是孙立孙新两兄弟。

    孙立回头注意到身后的追兵里有索超,本想回去冲杀一番将追兵杀散的想法也熄灭。

    他能护住自己但不一定能护住弟弟,现在首要目的还是逃走才是。

    孙新对兄长说道:“哥哥,我知道一条路,那条路比较偏僻险要,虽然不能尽数甩开追兵但绝能让他们只能分散开。”

    想到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孙立便同意了弟弟的主意。

    又前进了数里后孙新调转马头向斜侧一条小道,孙立紧随其后。

    梁山追兵到了小道前速度一缓,小道不同于官道,道路狭窄他们无法同时并行,只能一人人陆续向上。

    索超艺高人胆大,提着长枪追在最前面,“你们在后面跟过来。”

    “他追上来了。”孙新回头见到索超追上来。

    孙立安慰弟弟,“等他和大部队脱离我们再会会他。”

    穿梭于山林小道之间,前面竟有了一小屋。

    在屋前有一樵夫打扮的高瘦男子正望来。

    孙立皱眉,高声喊道:“朋友快走,后面有梁山贼,你且先上山躲好,梁山的目标是我们,等到梁山贼走后你再回来。”

    从木屋前的小道穿过,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孙立发现这人不为所动,心底暗叹无可奈何。

    索超拍马赶来,侧头扫了一眼木屋前男子,却险些吓得他肝胆欲裂,二话不说索超调转马头转身就跑。

    与身后的梁山喽啰们赶来询问出了何事,索超心底思索若是被人知道我被杜壆吓走恐会耻笑我,不如干脆说追丢了更合适,反正孙立他们也是离开了。“山中道路复杂,我追不到他们。”

    望着索超退去,带着远处的声音逐渐消失,孙立极为错愕。

    随后看向杜壆。

    是他把梁山等人吓走的?

    “在下登州孙立,敢问壮士尊姓大名。”孙立翻身下马抱拳问道。

    杜壆淡淡看他一眼,“东平杜壆,微薄小名不足挂齿。”

    “原来你就是杜壆。”孙新惊呼。

    前段时日杜壆单枪匹马挑杀双枪将董平的消息可是传了很远,哪怕他们在登州也有所耳闻。

    孙立也眼神一凝,他以前曾与董平切磋过,这董平实力非凡,就算是他自衬实力不如董平。

    “杜壆兄弟,刚才梁山等人退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里不会安分,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与我们一同离开此地,我与我弟弟准备去江南投奔方牧。”孙立说道。

    杜壆没有回复,只是将手中的柴火架在木桩上用手劈开。

    “今日还未吃午饭,先吃过饭再说。”

    孙新看向兄长。

    孙立心底想到有杜壆在,而且又在这深山老林,就算梁山来再多人也不可能把这片山林全部包围,凭借他们的实力杀出去肯定没问题。

    若是自己投靠方家一来没有投名状,二来以失城之将的身份过去恐落得被轻视的下场,这杜壆名声不俗,自己若能携举荐杜壆的名望去投靠方家也更好。

    “我们来得匆忙,今日早时梁山攻打登州还没来得及吃饭。”孙立笑道。

    “一起吃便是。”杜壆颔首。

    孙立和孙新一起坐下。

    杜壆见孙立脸色蜡黄,病恹恹如病气入体,“你可是有旧疾在身?”

    孙立憾道:“早年得过一场大病,当时没太在意后来就落下了病根。”

    杜壆说道:“我听闻建康府有一神医名安道全,你可以找他看看或许有机会。”

    孙立抱拳谢过杜壆。

    三人吃过午饭,杜壆回木屋取出丈七蛇矛。“走吧,不过我只是先去江南看看,若是入得我眼我从军也不是不可,若是不行我就离开。”

    “此事自然不会勉强。”孙立欣喜,当下将自己马让给杜壆,自己与弟弟并骑一匹马。

    三人并行向江南而去。

    这边,乐和等人长途跋涉半月终于赶到登州,可打听到的消息确实登州府已被梁山攻破,城内守将孙立生死不知,顾大嫂被李逵斩杀。。

    城楼上挂着顾大嫂已经风干的人头以示告诫。

    乐和见到顾大嫂的人头悲痛不已。

    解珍解宝悲愤交加,顾大嫂是他们的亲表姐,他们两人早年丧母,顾大嫂和姑姑对他们兄弟二人从小就颇为照顾。

    谁曾想到上一次见面已是永别。

    “我一定要杀了李逵!”解宝咬牙切齿的说道。

    解珍没有说话,但额头鼓起的青筋却极为狰狞。

    “走,待太久容易暴露。”乐和强忍着悲痛,隐藏身份进城后去孙立孙新家外远远观望些许然后转身离开。

    “我之前与姐夫他们寄过书信,如果他们没有被梁山捉住的话应该是去江南了。”乐和说道。

    他倾向于姐夫他们没有被捉到,否则无论是被杀还是投降梁山都会有消息传出。

    几人找了个酒店暂且住下。

    晚上乐和和解珍解宝翻来到孙立家。

    进入大哥家后乐和见到了姐姐。

    “姐姐。”

    乐夫人见到弟弟忍不住泪眼婆娑。

    “姐夫他们呢?怎么就你一人在家。”

    “你姐夫和小舅在城破时逃出去了,应该没有被找到,你见到他们了吗。”

    “没有,我们今天刚到登州,那梁山等人可有欺负你?”乐和问道。

    乐夫人摇头,“他们见我只是一个妇道人家没有欺负我,那索超本想拿我泄愤,还好宋江拦下了他,但我也不准离开院子。”乐夫人摇头说道。

    乐和明白应该是宋江想要用姐姐当诱饵守株待兔。

    “姐姐这登州不能待了,若是宋江知道姐夫另投他处你没有了利用价值他绝对不会保你的。”乐和说道。

    “可我要在家等你姐夫,我在这里能给他留一个家,若是他想我了还能回这里找我。”乐夫人幽幽说道。

    听见姐姐的话乐和也不禁埋怨姐夫离开时不带走姐姐。

    虽然他明白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但心底还是有个疙瘩。

    “我知道姐夫在哪了,你先跟我走就是,你是想让我们留在这里被梁山等人捉住吗?”乐和说道。

    乐夫人迟疑,她当然不愿害了弟弟。

    就在此时有敲门声传来。

    乐和闭上嘴。

    解珍解宝对视一眼,然后一人钻进柜子里,一人钻进床底下。

    乐和环顾四周,最后也跟着躲进床底。

    “是谁啊?”乐夫人来到门前,对着门外喊道。

    “嫂子我是邹润。”门外传来一个男声。

    躲在井里的乐和听出这是邹润的声音。

    邹润邹渊是叔侄二人,邹渊是叔叔,邹润是侄子,两人和孙新关系较好。

    叔叔邹渊在出云山落草为寇,侄儿是个学了功夫的闲汉,和孙新这个游手好闲的家伙每天混迹在一起。

    乐夫人没有开门,依着门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我有孙立的消息了,所以特来通知嫂子。”

    乐夫人听说是和自己丈夫有关的消息赶紧打开门。

    门一打开就看见门外穿着红色绸袍的邹润。

    邹润脸上的胡子似乎还特意修饰过的,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肉瘤,这和邹润的诨号独角龙脱不了关系。

    邹润见门开了就直接闯进来,然后反手关上门。

    “你要做什么?”乐夫人警惕后退。

    邹润呼吸急促,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嫂子,之前我写信让大哥和孙新兄弟他们开城投降,可他们却非但没有开城,还将我们派来的信使给捉了,大哥这可很不讲义气啊。”

    乐夫人这才知道原来邹润还写信让丈夫他们开城投降,气得脸色涨红,“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平时我哪里亏待你了,你居然投靠了梁山这群反贼。”

    邹润不乐意了,“什么叫反贼,等我们攻破了开封府宋江哥哥可是要当皇帝的,到时候我就是开国功臣,我要当侯爷的。”

    乐夫人脸色一冷,“你这货色也当侯爷,那你刚才对我说的孙立的消息时骗我的?”

    “我不这样说你怎么会开门。”邹润说道,说着突然一把搂住乐夫人。

    乐夫人惊呼放开我。

    邹润脑袋埋在乐夫人秀颈边深吸一口气,然后迷醉的长吐出来,“真香。”

    乐夫人秀拳拼命打在邹润脑袋上和肩上,但邹润皮糙肉厚反而一脸享受。

    说着淫笑着抱起乐夫人往屋内走去,“大哥生死不知,以后就让我来照顾嫂子你把。”

    进了房间邹润还关上门,将乐夫人摔上床。

    虽然乐夫人已经年过三旬,但保养得好依然风韵犹存。

    过于激动和愤怒让乐夫人半露的香肩和锁骨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脸上浮现两团愠怒的红晕。

    邹润嘿嘿笑道:“嫂子你不要反抗了,今天晚上在府邸外监视你的人都被我调走了,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眼看邹润走向床铺一旁的衣柜门破开,一柄钢叉从后面射向邹润脑袋。

    邹润听见脑后的声音就要躲避,突然床底下突然伸出两双手抓住邹润双腿让他动弹不得。

    噗嗤——

    血水和脑浆溅射得满床都是。

    乐和和解宝从床底钻出来,见到衣衫不整的乐夫人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背过身去。

    乐夫人整理好衣服说道:“好了转过来吧。”

    乐和这才转过头看着地上邹润的尸体说道:“姐,这次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你都必须和我一起走,不然别怪我把你打晕过去。”

    乐夫人对乐和伸手,“给我。”

    “什么?”

    “你的刀。”

    乐和把佩刀交给姐姐,乐夫人双手握着刀恨恨的捅了捅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邹润,捅得满地都是血迹。

    乐和接回刀,在床铺上擦了擦血迹。

    乐夫人随后让三人出去她换了身衣服后打包了行礼四人出城离去。

    直到第二天才有人发现邹润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