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群史争霸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吕布弑父(2/3)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吕布弑父(2/3)

千千小说 www.qqxs.tw,最快更新群史争霸最新章节!

    回去后董卓得知吕布没有同意气得暴跳如雷。

    “主公勿慌,吕布既然接纳了赤兔又向您道谢,此事已经成功了一半。”李儒说道。“那吕布认丁原为义父,若是轻易背叛丁原如此两面三刀之人义父岂敢用他?”

    董卓一听也是,只是赶紧催促李儒快点想办法。

    李儒微微一笑,然后下去安排。

    吕布这边收下了董卓的赤兔,每日里骑着赤兔在军营中巡逻,神驹赤兔吸引了军营里很多人的目光,吕布颇为受用,只是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冰冷的脸颊看上去依旧孤傲。

    丁原见到赤兔后诧异,“如此神驹义子从何得来?”

    吕布在赤兔上双手抱拳沉声说道:“此乃董州牧所送。”

    丁原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董卓给吕布送马这是何意。

    随后几日,丁原军中有小道消息流传。

    吕布和董卓勾结,这赤兔马就是董卓送给吕布的礼物。

    吕布还收了董卓送的大礼。

    吕布有反叛之心,他要杀了丁原。

    丁原只给吕布主簿之位就是忌惮吕布,丁原根本不重视吕布,他反而忌惮吕布处处压制他,吕布为此心生怨恨。

    这些消息也不知道从而何来,很快传遍了军营。

    哪怕丁原对吕布有信心此刻也不禁有些怀疑了。

    在他看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消息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传出去。

    于是丁原招来吕布。

    “见过义父。”吕布双手抱拳。

    看着神俊的吕布,丁原语重心长的说道:“外面那些流言你可曾听闻。”

    吕布沉默,他自然是听说了这些传言,只是丁原竟然怀疑他,这让他有些不舒服。

    “我且问你,那董卓除了赤兔还给你送了其他礼?”丁原问道。

    “是。”吕布还不屑于撒谎。

    “那还有人说我给你主簿之位是忌惮你打压你,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丁原问道。

    “义父待孩儿很好,孩儿一切都听义父的。”吕布说道,说完犹豫了一下,“只是孩儿不想当主簿......我想当将军。”

    丁原眼底浮现几分失望。

    “看来你真的对我有些不满,我让你当主簿是为了打磨你的性子,我不想你只成为一个只知道冲锋陷阵的蛮将,我想让你成为一个将军!何为将军,能行军布阵,能料敌于先,还能上阵杀敌的才是真正的将军。”

    还有一句话丁原没有说,他是将吕布当成他的继承人培养。

    主簿之位乃他的亲信,虽然是文官,但一方面是为了照拂吕布,另一方面也是想培养吕布。

    “是,孩儿知道了。”吕布低头,但他心底想的什么谁也不知道。

    丁原忽然说道,“既然如此你就把董卓送你的那些礼交上来吧,还有那匹马。”

    吕布和他是竞争对手,丁原让吕布交出这些东西也是想让表明态度,身为他手下将领却随时骑着董卓送的马这算怎么回事。

    吕布错愕。

    “义父——”

    那些珠宝倒是无所谓,这赤兔神驹他是真的喜欢。

    “难道你不听义父的话吗。”丁原面露威严。

    “......”

    吕布带着两分哀求,“珠宝给义父,赤兔能否给孩儿留下。”

    丁原勃然大怒,一巴掌抽在吕布脸上,“有赤兔就没我这个义父,二者其一你自己选!”

    吕布深吸一口气,双手微微颤抖,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哼!”

    丁原拂袖而去。

    走前拉走赤兔的缰绳。

    赤兔打了个响鼻,不耐烦的原地转了转。

    吕布突然睁开眼睛,见到这一幕眼底藏着一份哀伤但很快就化为果决和狠辣。

    眉宇间闪过戾气。

    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是你逼我的。”

    说完吕布两步跨至丁原身后,拔出腰间长剑愤而一剑斩出!

    丁原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剑枭首。

    周围其他将士震惊,然后喧哗。

    一些忠于丁原的亲兵杀过来要为丁原报仇。

    吕布持剑一剑斩出,赤红色的罡气冲霄而起,赤红色的光幕席卷前方数十丈。

    光芒消散,前方上百名士兵尽数被一剑斩为两断!

    “吕布在此!所有将士听我号令,违者斩立决!”吕布咆哮。

    洪亮的声音传遍小半军营。

    张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带领一部分士兵离开军营,逃离吕布。

    他知道吕布有多么恐怖,现在吕布弑父反了,让他臣服吕布这种弑主之人他做不到,所以他选择了逃跑。

    剩下的诸如成廉魏越等人摄于吕布神威尽数臣服吕布。

    看着地上丁原的尸体,吕布面无表情,然后发泄似的低吼两声,手中长剑斩断一旁的旗杆。

    杀掉丁原之后,吕布心底的一头野兽似乎被放出。

    原本俊朗的面颊上多出了几份阴沉。

    提着滴血的长剑走到成廉魏越面前。

    二人双足颤抖,畏惧的望着吕布。

    “把丁原的脑袋给我用盒子装上。”吕布面无表情的说道。

    吕布翻身骑上赤兔马,回到自己营帐披上战甲取出方天画戟。

    烈日之下,吕布头戴三叉金边束发玄金冠,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外挂红锦百花战袍,脚踏祥云紫金靴,脚踩马镫。

    “全军听令,随我向东前行。”吕布指挥大军向董卓方向行去。

    董卓听见密集的脚步声,就看见丁原大军行来,当下心底惊骇,还以为是丁原要攻打他。

    近了后才看见吕布的身影。

    见得吕布,饶是以董卓的眼光也不得不称赞一声敞亮。

    身高九尺开外,猿臂蜂腰,面似傅粉,体健匀称。

    搭配赤兔神驹和一身华甲,董卓不由赞叹:“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吕布来到董卓身前,

    董卓身边将军要上前保护他,董卓摆摆手,示意他们退去。

    吕布见得这一幕眼神微微闪烁,然后手中提着盒子单膝跪地。

    “吕奉先,见过董州牧!”

    董卓当下大喜,赶忙上前扶起吕布。

    “哈哈哈,奉先能来实为老夫之幸啊。”

    吕布说完将手中木盒交予董卓,“此乃丁原头颅特献给州牧大人。”

    董卓结果木盒,打开后闻到刺鼻的血腥味,仔细一看正是丁原头颅。

    一匹赤兔就换来吕布和丁原的脑袋?

    董卓大笑,他虽然爱美人,爱宝马,但他更爱权势,至少目前如此。

    “好好好,丁原此人小气,奉先这等神将竟然只当区区主簿,简直屈才,从今日起你为我手下中郎将,等到进了朝中后我再向陛下为你请官!”

    吕布眼睛一亮,大喜过望,“谢义父!”

    说完这句话吕布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说顺嘴了。

    曾经他在丁原账下时就经常这么称呼丁原。

    董卓也是一楞,但随后顺水推舟,连忙说道:“你我亲如父子,你新丧父,不如就让我为你新父吧。”

    吕布嘴角抽搐,但还是双手抱拳,应声说道:“孩儿见过义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