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群史争霸 > 第二百八十章 西凉变天(1/5)

第二百八十章 西凉变天(1/5)

千千小说 www.qqxs.tw,最快更新群史争霸最新章节!

    (PS:感谢热白开水大佬的盟主,加更两章,加上昨天少更了一天,目前欠更5章)

    “主公,你先走!”庞德双手持枪,面带死志,转身横斧立于大军之前。

    庞德撕掉自己衣角一片交予马腾。

    “主公,若是我不能活着回去就建一个衣冠冢吧。”庞德面露死志。

    马腾接过衣角碎片,见到庞德这一幕,沉默着点点头,拍了拍庞德的肩膀。

    “庞德在此,休伤吾主!”庞德回过头面对万军,眼神一凝。

    粗黑的浓眉向下挤压,黑压压的仿佛两片乌云。

    阴沉的双眸死死盯着后面的敌人。

    双手抓紧了长柄战斧,脸上带着狰狞,黑红色的罡气浮现,在庞德身旁凝成一头狼性的虚影绕着他匍匐于地。

    心怀死志,饿狼随行。

    “主公快走,让庞德替你杀出一条生路!”庞德长啸。

    [庞德基础武力值111,抬棺+5,当前武力值116,]

    庞德不退反进,持斧杀向窦宪。

    他此刻的目标只有窦宪,只有杀掉窦宪才能解决这场祸端。

    只有杀向窦宪,才能让他无暇他顾!

    “杀掉一个庞德也好。”窦宪淡淡说道。

    断其一臂,总比杀掉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马腾要好。

    马腾此人没什么能力,活着也构不成威胁。

    反倒会让马超这头疯狗彻底解放,有利也有弊,所以韩遂给窦宪的任务就是如果马超来了就杀马超,如果马超没来就优先杀庞德。

    “军道——画地为牢!”窦宪指向庞德。

    “军道——束缚!”

    天空中的太阳分出一条条金色的锁链落向庞德。

    赤红色的锁链灼烧在地面,留下赤红色的烙印。

    下一刻地面钻出一条条锁链缠绕在庞德身上。

    庞德眉头一拧。

    他发现自己的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左右微微摇晃,当双臂舒展到一定程度时金红色的锁链就会反弹回来,让他力气难以施展开来。肩膀仿佛被困住。

    “杀!”庞德双手握斧一斧横扫,眼前骑兵马腿轰然齐断!

    马背上的骑兵跌落马下,庞德没有理会继续向前冲杀。

    左右两侧骑兵冲来,长枪刺向庞德,庞德长斧一勾,枪杆被架住然后反手一拉,马背上的骑兵被庞德拉下马,庞德纵身一跃翻身上马。

    “杀!”骑上马后庞德身上的气质为之一变。

    作为西凉边关从小长大的人,庞德的马术绝对精通。

    “射马。”窦宪不徐不疾的下达命令。

    骑兵分散开来,如水波散开,以四面八方将庞德围困在中央,弓箭手准备,一排排箭雨射出,庞德护住了自己,却难以护住身下坐骑。

    斧影挥舞得密不透风,将射来的箭矢纷纷击落。

    但还是有少数箭穿透死角落在马身上。

    马儿踉跄一步摔倒在地,庞德只能弃马徒步而行。

    大片骑兵如潮水般涌上来,庞德被彻底淹没......

    金城,饮过交杯酒后,阎行低着的头悄悄瞥了一眼岳父,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然后很快化为坚定。

    “阎行,以后我就将玉儿交给你了。”韩遂走上前说道。

    “我一定会对她好的。”阎行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韩遂欣慰道。

    阎行忽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刺入韩遂心口。

    韩遂吃痛,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阎行,踉踉跄跄倒退数步。

    “你——”

    “岳父,这是你教我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阎行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为什么,这韩家我迟早会给你们。”

    “不,你是准备留给韩歆吧。”阎行说道。

    韩歆是韩遂之子,今年刚满十二,是韩玉之弟。

    “你连跟随你多年的好兄弟马腾都能杀,我这个女婿又算得了什么呢,而且你还有一个儿子,怎么看都不可能将西凉军交给我啊。”阎行喃喃道。

    “混账,没有了我,你拿什么压制窦宪,你会被窦宪玩死!”

    “不,窦宪他会听我的。”阎行微笑道。“因为他是东汉的臣子。”

    韩遂一瞬间明白了。

    这件事的背后有东汉的影子。

    “爹!”韩玉惊道,转过头死死盯着阎行,眼睛里全是仇恨。“阎行,你今天一切都是我爹给你——”

    “啪!”阎行一巴掌将韩玉抽倒在地。

    “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我留你做韩家最后一条血脉,相信岳父也会同意的是吧。”阎行淡淡说道。

    扶着桌子越来越乏困的韩遂听见此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饶了韩歆,他还小什么都不懂......”

    “斩草除根的道理也是你教我的。”阎行微笑道。

    韩遂在西凉被人称作九曲黄河,一方面是因为他心机深沉,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行事狠辣。

    若不是借着大婚的机会得以私下单独和韩遂在一起且让韩遂放松了警惕,阎行平时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的机会。

    “把她带下去严加看管。”阎行对门外说道。

    门外走进来两名阎行的亲兵将韩玉拖下去。

    阎行接过亲兵手中的刀上前一刀了解了韩遂,然后悲痛的说道:“马腾参加我的婚宴在婚宴上袭杀我岳父,此仇不共戴天,我定要为岳父报仇杀光马贼全家!”

    说完阎行大步走出院子,院子里全是他拉拢的亲信。

    “这是虎符,随我去接管军队!”阎行连喜服都没来得及脱下,手持着染血的虎符大步流星走向军营所在的方向。

    ......

    “韩遂对外宣称婚礼之上马腾偷袭杀死韩遂,阎行接管西凉军向马腾开战。”

    “马腾却宣称自己带人参加阎行婚礼被韩遂派人袭杀,手下重将庞德生死不知。”

    方牧看着西凉的情报。

    蓄势已久的西凉终于彻底爆发了战争,这场战争结束后马腾和韩遂两家势力之间将只能剩下一个存活着称霸西凉。

    轻笑一声,方牧唤来贾诩等人商议。

    “主公,我们现在不能派人前去,马腾韩遂虽内斗,但却是因为没有外敌,如果我们派兵前去他们极有可能在压迫下联合起来。”郭嘉说道。

    贾诩摸着小胡须坐在一旁老神自在。

    “文和,你似乎不认同奉孝的想法?”方牧说道。

    正在偷偷摸鱼的贾诩被点名,咳嗽一声,“诩以为奉孝言之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