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狼绝天下之祸世女妖 > 父亲

父亲

千千小说 www.qqxs.tw,最快更新狼绝天下之祸世女妖最新章节!

    明显的强弩之末,妃山丞看了看自己手心,也没给煌补刀,他掌心凝力对准煌,从煌身上出来一个手指大小的光团。

    当光团被众人看到,从它身上发出细微的轰鸣声,同时它好像遇到了什么,小小的身体在疯狂颤抖着。

    光团靠近妃山丞,夜星凌咬了咬牙,煌用不出力,只能她上了,光明神的另一半神格绝不能落入这人手里。现在他们都打不过,若是被他拿去了神格估计在场的人都活不下去。

    夜星凌刚动,视线里就多出一张放大的脸,黑近在咫尺,她无法空出手去对付妃山丞。

    “和我打还分心这可不好哦,嘻嘻。”黑说着凝力在夜星凌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将她打的倒飞了出去。

    夜星凌:“……”我现在就是委屈,特别格外极其的委屈。

    侧目看了看夜星凌,煌眸子微动,她现在无法使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默默的检查伤势,偷偷的恢复着。

    况且,这半个神格本来就是他的,他拿回去也是无可厚非。

    煌无所谓,不代表其他人也无所谓。曲明夜看着席灯拉住自己的手用力咬牙,席灯抬头和他对视,眼神说明了一切。

    忍了这么久了,这一时半会也要忍下去,否则一切都前功尽弃。

    没有办法,曲明夜只能捏着拳头忍了下来。

    没有人注意他两的小动作,狼千言这时候在偷偷摸摸的靠近煌,希望碟莹的治疗力能帮助煌一下,内伤不知道,外伤加上自己的力量应该可以。

    不得不说,煌眉心和胸口的血窟窿着实吓人。

    神格到了妃山丞手里,妃山丞嘴角扬起一丝怪异的笑,他看着神格用力捏了捏,随后将它塞进了自己身体里。

    整个空间顿时狂风大作,光明洒落的地方忽明忽暗,温度瞬间冷了下来,呼啸而过的声音使得在奋战的众人都抖了抖,随后继续和身边的对打。

    因为融合神格,妃山丞有几秒钟没有注意煌那边,也就是这个时间,狼千言已经和碟莹一起稍微给煌治疗了下。煌冲她轻摇头,在妃山丞注意这边时立马瞬移走了。

    少年又是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她,回头对叶神轻笑,叶神也是轻轻一笑。随后她看向大史其他五个小家伙,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然而她刚接受到其他几个小家伙的信号就笑不出来了。

    眨眼间,妃山丞将叶神打到一边,将她拎了起来。

    狼千言:“……”他妈的。

    叶神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他站起来眯了眯眼,看着妃山丞的眼神里充满了冰冷。

    凤帅身侧的气息也冷了下来,他默默地抽出从罗罗治奇那得到的吃鬼,和他那把本命神器差不多都是黑色,看起来跟整了个双刀流一样。

    小木头稍稍上前一步,原本就没啥感情的脸上也是冷了下来。

    风队和小减都偷偷画阵画符,小动作搞得一点都不隐秘,狼千言都看出来了。

    微微喘口气,狼千言再次示意几个千万别轻举妄动。

    根据一般的剧情发展,她应该可以去装逼——打嘴炮了。

    你说你融合好神格干嘛针对她呢,她不就一个小喽啰,你这真神搁这也太看得起她了吧。

    “我倒是差点忘了你呢,还没跟你打个招呼,狼千言。”

    名字倒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喊出来的,狼千言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之前看自己不顺眼,估计现在更加不顺眼了。你看他掐着自己脖子越来越紧她都喘不过气就知道了。

    再有你不是大反派吗,干嘛要掐脖子啊混蛋。

    “哦那可真是好久不见。”

    不,根本不久,也就几天前,至于说为什么感觉这么久那当然因为这个亲妈她年更啦!

    眼看着妃山丞掐着自己脖子越来越紧,狼千言想要用力,艰难的抬起手,小帝在手臂上围成的环突然一动,一个骷髅一样的炸弹就炸开了。

    但是!妃山丞根本就没有放开她!

    炸都炸了,妃山丞竟然没有觉得疼似的还掐着她,这得多大的感情才能做到如此地步呀!

    “你在做什么。”

    烟雾散去,狼千言看到妃山丞手上被炸的破了一层皮顿时头疼。小帝你行不行,威力怎么这么小。

    小帝:“……”我他妈,我能怎么办,这个人他不是人。

    妃山丞空出一只手在狼千言手臂上一抓,小帝被他抓过去在哪撕心裂肺的喊了声然后就闭嘴了。

    不想拖后腿,虽然很疼。

    狼千言冷笑了声,再没有因为妃山丞是妃祭夜她亲爹而试图不打架。

    她艰难的用力,从妃山丞手里逃脱滚到一旁,手揉了揉脖子爬起来看着妃山丞,同时收回了小帝。

    还好,小帝因为契约还能收回来。

    “今天,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眯了眯眼,刚刚再次融合神格的妃山丞此刻充满了力量,他身上被煌伤到的地方也在愈合,想要杀一个狼千言易如反掌。

    但……

    此时大史几个和曲明夜席灯都来到了狼千言身边,狼千言和他们几个对视一眼,再看看不远处岛上其他人的战斗,深呼吸。

    是的,他们就算练手,也不过是眨眼间就被放倒,但不试试,留下的是遗憾。

    况且,已经不是试试的问题。这个曾经的光明男神想要杀了她。

    人不能一味的躲避,总要拿起武器反抗的。

    看着几个试图联手的样子妃山丞嘲讽的笑了一下,在场能和他一战的除了煌这个初代神就没有其他的。

    星之女神和黑暗神算什么?不过都好几代了,他有什么可畏惧的。

    眨眼间,妃山丞就将几个打的倒飞出去同时吐出一口血半天在地上爬不起来。

    这差距那可真是……

    狼千言又一次叹了一下为什么以前老是摸鱼不好好修炼,就算输也别这么快啊好歹多撑一会。

    似乎是不尽兴,妃山丞看着几个六界来的小朋友感觉有点烦,于是将他们搞起来虐了足足十分钟,几个反击也就是一瞬间被吞噬了,接下来就是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妈都不认识的样子。

    当然,他们脸很快就恢复了。要问为什么,那当然是遇事不决量子力学了。

    妃山丞这凶残样,跟他们杀了他全家一样。

    至于说妃山丞干嘛这样,不用猜就是他讨厌狼千言,于是就连狼千言的小伙伴一起讨厌了。

    小伙伴们表示委屈。

    几个再也没有半点力气,呼吸都疼的要命,妃山丞才停下手。

    他微微腾空,视线所及之处,都是众人在浴血奋战,他满意的笑了。

    今天在这里的,一个,都逃不掉。

    眯了眯眼,他再次看向狼千言,眼里的杀意浓烈,狼千言一惊,瞬间感觉头皮发麻,余光看到叶神艰难的坐起来捂着心脏处,眼睛和头发变得忽黑互红,心下一惊,连忙握住了他的手。

    不可以……

    叶神回过神,眼里已是通红,看到狼千言定定的看着自己,他一笑。

    没事的,我……没事……

    他轻轻抚下狼千言的手,随后站了起来,原本注意力都在狼千言身上,此时看叶神站起来,妃山丞顿时看向了他。

    这是……果然是……

    妃山丞舔了舔嘴唇,有些玩味的看着叶神,肉眼可见的,少年头发和眼睛完全变红了,那像鲜血一样刺眼的红灼烧了人眼,他整个气息变得完全不一样。

    “好久不见。”

    少年轻轻吐出几个字。

    妃山丞哈哈一笑,“果然是你。”

    少年歪了歪头,随后点头,“你不可以动她。”

    “哦?凭什么?”

    “嗯……就是不可以。”

    “哈哈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啊!”妃山丞冷笑,表情一变,“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叶神抚了抚眼睛,想说自己现在演技变得这么差了吗,还想装一下呢,之前都跟极眸他们什么真神演了他们不是都信了吗。

    唉,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小朋友,你倒是令我刮目相看,你是怎么做到的?”妃山丞来了兴趣,对狼千言的杀意也消了下去。

    “他又不厉害,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叶不二你这个十三装的那是相当的强大。你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蓝青宇你那时候是怎么回事,那时候你可还那啥呢!

    “啧。”妃山丞啧了一声,当他准备凝力要和叶神打打看时叶神却忽然不见了,与此同时妃山丞只觉得一阵风吹过来,心下顿时叫了一声不好。

    那风很小,像是从毛孔里进去,进去以后就在他身体里吹了起来,整的他血肉骨头都在疼,他冷冷的看着周围,不知道少年会做出什么。

    初出茅庐的小朋友,也有这种实力了吗?

    冷笑一声,妃山丞又看向刚爬起来的狼千言,狼千言浑身一抖,差点又趴了下去,和妃山丞对视看他难受且动弹不了的样子看向凤帅,凤帅心念一动,将吃鬼扔给狼千言。

    狼千言瞬移到妃山丞身边,没给妃山丞反应的时间准备给这神经病来一剑,却觉得一阵强光刺眼,生理性反应让她闭了闭眼,再一看这把剑竟然刺进了煌身体里。

    狼千言:“……”

    煌:?

    煌本来在狼千言和碟莹共同的治疗以及自己治愈好了不少,给妃山丞整这么一出顿时又不好了。

    看着少女愣住同时手微微颤抖的样子煌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她伸手握着剑将剑拔了出来,拍了拍狼千言的肩膀。

    “不碍事。”

    狼千言这才回过神,咬了咬牙,视线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妃山丞。

    明眼人都知道是妃山丞搞的鬼,尽管如此,狼千言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又在心底唤了唤碟莹和她融力给煌治疗伤势。

    还好,一开始狼千言还想会不会对真神不起作用,结果看来还是有用的。

    这么一来,狼千言彻底脱力了。因着之前用了空间领域加上刚刚又和妃山丞打了,这会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虽然和妃山丞打架完全就是被吊打。

    狼千言被煌扶到一旁靠着个石头坐下了,自己则是看向周围。

    妃山丞不见了。

    敛了敛眼,煌握着权杖的手微微紧了紧,月白色长发随风舞动,她伸手摸了摸眉心,那里不再流血,身体也好了些。微微闭眼,感受了一下。

    当确定妃山丞的位置后煌凝力画了个圈,自己从圈里飘过去将权杖用力一敲,妃山丞的身形立马显现出来,与此同时旁边叶神也捂着胸口喘气。

    太累了。

    煌看了叶神一眼,“辛苦了,照顾好她,接下来交给我。”

    身为长辈,被小辈保护可不好呢。

    掌心一团光亮,煌凝眉和妃山丞视线对上,妃山丞一脸汗,显然刚刚也是被叶神折磨了一下。

    叶神避过狼千言视线吐出血,一面朝她走来一面头发和眼睛慢慢恢复成原来的颜色。

    还是这样温暖的蜜色看起来舒服很多,他累极了,到了狼千言身边就坐下了,这时候凤帅他们也非常艰难了靠近了狼千言。

    几个都脱力了,能过来就很厉害了。

    同一时间,妃山丞抱着头面色极为难受,口中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几秒后手抓着自己脖子,脸色更加难看,大滴大滴的汗从他脸上滚落。

    能把妃山丞必到这个地步,那个少年真的可怕。

    煌将权杖抛到了空中,手捏了捏脖子上挂着的果子,随后凝力双手快速度画了个图案,那图案发着光,立马将妃山丞包裹住。

    妃山丞虽然难受,还没到意识模糊的地步,他只两秒就挣脱开且一手凝力还了煌一道攻击,煌侧身躲了过去。

    “你没事吧。”狼千言摸了摸叶神脉搏,脸色微微一变,叶神摇头,“放心。”

    这叫人如何放心。

    心里叹了口气,狼千言视线再次看向煌时头皮发麻。

    夜星凌晕了过去,黑他……加入了战局。

    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你们两个打一个也太赖皮了吧。

    狼千言在小木头和凤帅的搀扶下到了夜星凌身边,想要再给夜星凌治疗看看,却使不上力。

    她也没想到她变成了一个奶妈,都怪你,碟莹。

    碟莹:“……?”还有比我委屈的?

    煌本就脱力,好不容易恢复点,想在叶神的影响下快速解决妃山丞,却因为黑加入进来难敌两人,被打落到地捂着胸口差点晕了过去。

    真疼,一点都不留手。

    我的好哥哥,真的就这么想要我的命哦。

    妃山丞也挣脱了叶神的招,他怒气明显的走到狼千言身边,手心凝力准备给狼千言一个痛快,想了想给狼千言一个痛快他自己又有点不痛快,便把力收了回去。

    他准备好好折磨一下狼千言。

    “你知道你像什么吗?”妃山丞居高临下的看着狼千言,语气很是嘲讽。

    狼千言轻轻咳了声,也不说话。她不说话妃山丞就接着说:“像一头猪,不知道你们六界有没有这个物种。”

    狼千言:……?

    狗日的她是狼好吗。

    “知道为什么吗?”

    这我哪知道,您老的思考方法可能和正常人不一样呢。

    “因为,猪会拱白菜。”

    狼千言:……

    还真不太懂您老的思维方式。

    妃山丞想说自己养了这么久的闺女就这样被狼千言拱了,所以他才这么讨厌狼千言,越看越讨厌。这小脸在他眼里别说,还真跟猪一样,不仅丑还恶心。

    狼千言当然不知道,她觉得可能真神和正常人的思维不太一样,要不然怎么天天想着毁灭这个毁灭那个,杀掉这个杀掉那个。觉得她是猪都算好的,别哪天一个激动把她当调味料吃了才好。

    妃山丞脸上又露出一个诡异的笑,仿佛已经看到狼千言痛苦的样子,他伸手微微凝力,狼千言被看不见的力量提溜起来到半空中,还没想什么就感觉浑身一阵疼。

    你妈的妃山丞,老子要不是弱了点,老子抓到你绝对把你虐上一千八百遍。

    剧烈的疼痛让狼千言额头流下不少汗水,她在半空连眼睛都动不了别说其他地方了。而其他人这时候也没力气,想要去解救狼千言都做不到。

    “父亲。”

    就在狼千言思维都快模糊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声音响起来同时狼千言觉得身体一轻,禁锢自己的力量便消失了,随后她往地面落下。

    狼千言试图凝力让自己别摔的那么惨,却稳稳的落入一个怀抱。

    妃祭夜咳了声,故意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顺便还白了狼千言一眼,就把她放下了。

    小妃妃。

    感动啊,狼千言被妃祭夜小心的放到地面靠着大石头,她拉了拉妃祭夜的裙子,妃祭夜转身低头看了看狼千言,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压抑的情绪。

    随后妃祭夜便没有看狼千言,转过身面对妃山丞,她平时里嚣张跋扈的脸上多了一丝哀伤。

    “你说过,不会伤害她。父亲。”

    听到妃祭夜这么称呼自己,妃山丞心里一个咯噔。如果没记错,这是闺女第二次这么叫自己。他想要解释什么,涨了张嘴却解释不出来。

    能解释什么呢,他就是想杀了这个令人头疼的狼千言啊。

    答应好不伤害她,可是谁叫他一看到这姑娘火气就不打一出来,想就在这里虐她一虐然后杀了她。

    这样小夜……也不会对这她有什么奇怪的念想了吧。

    不,他明白小夜,小夜从小到大,只认定过狼千言一个朋友,所以才会那么在乎。

    可是他的小夜,是不需要朋友的。她只要在他的羽翼下好好长大,幸福快乐的过完一生就足够了。他有那个力量让她无忧无虑,她只要做自己想做的就行。

    “父亲。”

    见妃山丞不说话,妃祭夜又叫了一声,她往前一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妃山丞,妃山丞在妃祭夜的眼神中后退一步。妃祭夜又上前,他又后退。

    “告诉我,为什么。”

    “小夜……你听我说。”

    “说什么?”妃祭夜敛了敛眸子,心里嘲讽自己和妃山丞一句,其实说什么他们大概都知道,可是……可是知道是一回事,怎么做是另一回事。

    爹爹……你要叫我怎么办呢。

    “这个女人她不是个好东西,她一直在骗你,小夜,你千万不要被她骗了,我也是为你好,我……”妃山丞说着眼睛通红,视线扫过狼千言同时充满了愤怒。

    狼千言:……谢谢您嘞。

    听听,这话真不愧是一个父母说的。张口就是为你好,为你好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是否快乐。

    自然,他们爱你的心是永恒的,可是偶尔作为子女的也想任性一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