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锦衣状元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一明一暗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一明一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tw,最快更新锦衣状元 !

    朱浩一行进京。

    临时设了两个落榻地,一处客栈,一处则在苏熙贵安排的大宅中。

    按计划朱浩先住一段时间客栈,唐寅去住大宅,有事让陆松居中联系,回头朱浩会租住民院以隐匿行踪。

    到京师后第二天,唐寅一早便出了客栈门,回来后便直接到朱浩的客房,此时朱浩正在埋头编写戏文。

    “已见过骆典仗……如今世子虽行动不受限,但住所周边盘查甚严,有传闻说江彬已兼领锦衣卫,正要拿人立威,京师各处盘查日益严格……

    “世子一到京师便依照你所写策略,开始享受玩乐,其实你是想借机把戏班送到世子处,以此相互沟通有无?”

    唐寅说明情况,同时说出自己的猜想。

    朱浩微笑点头:“正是如此。”

    唐寅吸了口气,道:“早就猜到你在进京途中,不会无端说什么戏班……看来你早就筹划好一切,苏东主的戏班也是你跟他提出来的吧?”

    “这倒没有,是他自己想给当今圣上献宝,提出让我帮他培训戏班……顺水推舟的事儿,我也就没拒绝。其实就算他不找戏班,我也会想办法组建个新班子,于三跟我一起来了,他管理戏班有经验。”

    朱浩一脸轻松。

    唐寅又道:“那你见世子后,要商议何事?”

    朱浩摊摊手:“我们到了京师,没有既定方略……遇到的任何事都需要随机应变,此等事上我们将会一直处于被动,需见招拆招。”

    “见招拆招?”

    唐寅没读过朱浩编写的那些武侠话本,对这些新名词很疑惑。

    朱浩解释:“就是等别人先出手,我们看到别人的招数,再做应对。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先跟世子取得联系,让他感觉到自己在京师并非孤家寡人,有我们在旁协助,让他放宽心……整个京师之行的目的,主要是让世子放心面对一切困难,日益依赖我等,所以无须提前筹谋太多。”

    唐寅会意点头。

    想想朱四一个小孩子,第一次离家,就是被当作人质抓到京师,彷徨四顾孤立无助最可怕,他们的存在就是让朱四心理上形成依赖。

    “难得你思虑周全,还以为你要让世子长期困在京城。”唐寅想到朱浩乃是朱四进京的主要幕后推手,不由发出感慨。

    朱浩道:“其实……留在京师也没什么不好,说句不好听的话,若那位在南边真出了什么意外……还免去辅政大臣前去安陆传召入京继位的时间呢。”

    唐寅听了很无语。

    “好了先生,我们既然到了京师,就得好好做事……你明我暗,你多去拜访一些京畿故人,行事高调一点,让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将注意力放在你身上,剩下就看我的发挥了。”

    ……

    ……

    朱浩和唐寅在进京师前,就已做好分工。

    唐寅在京城认识的人就很多,但基本都是纸面上的朋友,真正待见他的人不多,但唐寅毕竟不是当官的,对于那些官职在身的,无须避讳与之见面。

    毕竟唐寅在文坛的名声很大。

    想见他的人,未必是求诗求画,要知道唐寅写文章的能力也很强,仅仅只是写个墓志铭、悼文都能让死者荣光倍增。

    唐寅文学上造诣颇深,自然有想利用他这种价值之人,他前去求见之人就算未必想赐见,也要敷衍一下,不会直接拒之门外。

    一时间京师文坛很快就流传出,科场不得志的老书生唐寅,来到京师了。

    文学圈本身就不大,一群人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都想见识一下唐寅的本事,尤其是北方读书人,对唐寅这样江南闻名的大才子早就看不顺眼,你有什么本事受天下人推崇?也想亲自会面试试他的深浅,一时间唐寅竟然成为香饽饽。

    趁着唐寅现身各处,露面拜访故友,朱浩这边已见过苏熙贵送来的戏班,发现果然有钱能办事。

    戏班规模很大,上上下下近百号人,光吹拉弹唱的乐师就有二十来人,戏子从年轻到老,配置齐全,基本师出名门,模样俊俏的和非常出挑的足足占了一半,就算是已成婚的妇人那也是风姿绰约,勾魂般的媚眼一抛就知道专门练过。

    “安陆的戏目,在江北颇负盛名,尤其这两年,各处都在模仿,连江南一些南戏老班子也在革新剧目,所用唱法基本都延续安陆流传过去的……”

    戏班没有明面上的当家,只有几名老乐师,相当于小班主级别,各带着一批人训练。

    一名尹姓老乐师,一看就走南闯北,见惯了场面,跟朱浩这个“顾问”讲述各地戏班艰难求存的现况。

    尤其安陆戏在大江南北流行开后,一些老派的戏班,越发感觉生存艰难。

    这边姓尹的乐师讲得起劲,朱浩却有些不耐烦了,望着一旁的金掌柜问道:“老金,你安排一下,挑几个台姿好的,最好是姿色上乘的女子,排个女子当台柱子的戏,回头出去表演一下。”

    金掌柜急忙点头哈腰:“是,是。”

    这戏班是苏熙贵买回来的,每个人至少都签订了至少二十年的卖身契,等于说未来都被苏熙贵买断。

    虽然没有设班主,但苏熙贵在京城的生意都是金掌柜负责,金掌柜在戏班中人看来地位崇高,未料在一个看起来嘻嘻哈哈的小孩子面前毕恭毕敬,包括尹乐师和几个管事,眼神中都透出一丝迷茫。

    这意思是……

    我们被转手了?

    这衣着还算亮丽的少年郎,不会是我们新东家吧?

    “快挑选,今儿排个戏,明日就有人雇你们去演。”朱浩道。

    尹乐师问道:“敢问这位小公子,是谁请我们去唱戏?可是官府中人?”

    朱浩道:“当然是官府中人……这不跟我打了招呼,我这边只能临时筹措。”

    众人这才释然。

    原来你是中间商啊!

    金当家伸手不打笑脸人,知道你是给介绍送钱来的,所以对你客气,你这小娃娃衣着是挺不错,感情只是个牙子。

    金掌柜自然不能对这群人说朱浩是谁,朱浩身份那是秘密,既怕被人知朱浩跟苏熙贵之间的关系,又怕败坏朱浩的名声,一个举人老爷来给一群戏子排戏……显然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把女戏子都叫出来,我给挑挑。”

    朱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戏班中人一看,这中介想“公器私用”,趁机捞取好处?

    莫非想在女戏子身上揩油?

    但年纪好像也太小了吧!

    金掌柜做事雷厉风行,立即让人把戏班中各自的女台柱子给叫了出来,把人列成一排供朱浩挑选。

    ……

    ……

    不是朱浩重女轻男,想跟女戏子发生点什么。

    而是因为要去给朱四唱戏,找年轻貌美的女子相对方便一些,营造一种朱四接近女色,不思进取的假象……

    还有个原因,男戏子在梨园混久了一个个都精明市侩,嘴巴或许不那么牢靠,反而不如看起来相对单纯一点的女戏子。

    女戏子威逼利诱起来也更容易,尽可能防止被人往“这少年带戏班去唱戏是为跟小兴王联络”这个方向想。

    戏子安排好。

    马上就将排戏,也不用复杂的,直接用现成的《白蛇传》,演一出游湖借伞,乃是现成的作品,这戏让于三自己来提携都行,因为这是安陆戏班最常唱的戏,相当于安陆地方戏的开山鼻祖。

    外人基本都知晓这出戏,并不觉得朱浩这个顾问有多高明。

    尹乐师在知晓朱浩编排的曲目后,过来提醒:“小公子,这出戏如今大江南北都已知晓,只怕没人愿意专门听这出戏吧?”

    金掌柜不耐烦地道:“让你排你就排,哪儿那么多闲言碎语?若开罪公子,莫怪将你们全都卖去苦窑!”

    尹乐师被骂得一愣一愣的。

    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公子人虽小,地位却很高,不然为何人家金掌柜会如此不顾情面,当场喝斥他们这群“摇钱树”?

    “老金,话不用说太古板,都是普通人,唱个戏而已……你们只管排,明天就带你们去唱。”

    朱浩自然不用担心没人雇的问题,帮朱四安排,只需跟骆安打个招呼就行,骆安只负责听命行事,他上有朱四这个主人,旁边有唐寅这位王府幕僚,朱浩也深得王府信任,哪里有他一个武人随便发表意见的资格?

    朱四和唐寅谁不听朱浩?

    排戏的空当,朱浩将要去献艺的人全部叫过来,尤其是要被征调的乐师,需要当面说清楚。

    “明天到了地方,要目不斜视,两耳不闻戏台下,见到的也当没见到,听到的更是左耳进右耳出……若是谁办不到非要嚼舌根,那可能真要让金掌柜做点极端点的事情……你们能接受吧?”

    朱浩的话纯属威胁。

    几名乐师和女戏子都没见过这种约戏的,一名女戏子直接问道:“要求这般严格,我们这是要进皇宫吗?”

    “不是进皇宫!好了,这个人我不要了,话如此多,不适合明天的戏,把她的位置给换下来……先雪藏一个月。”

    朱浩毫不客气。

    让你不说不问,你既然听不明白,那就只能杀鸡儆猴。

    女戏子未料到就这么被人替换,心有不甘,想说点什么,金掌柜过来道:“公子的话便是东家的话,谁不听,遭了罪也是咎由自取。下去吧!”

    ------题外话------

    睡过了,起来已经七点半,赶紧码字,现在才送上更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