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不顾此生遇见你 > 第18章 一起领证

第18章 一起领证

千千小说 www.qqxs.tw,最快更新不顾此生遇见你最新章节!

    顾安远满以为求婚成功以后,叶璟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他。哪知道她因为汤泽清一句“怎么没上家里来玩”就真的搬到汤小依家去住了大半个月。就连周末,她也和汤小依腻在一起说着闺蜜私房话。

    这一天又是周末。顾安远开着车子到达汤小依的家晴川颖园时,刚好看见陈宇轩的车从另一条道开了过来,他是过来找小依的。

    两个男人停了车,然后一起往铁门里走。小依家的秦阿姨刚好出来倒垃圾,见到他们二人过来,立即笑眯眯地打了招呼。顾安远和陈宇轩二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过来,秦阿姨也早已熟识了他们。

    顾安远和陈宇轩一齐往里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汤小依在那里高呼:“陈小四太没用了!战斗力一点儿也不强!一点儿也比不上顾安远!”

    陈宇轩一听,立即垮了脸。他灰着一张英俊的脸庞,默默地走到汤小依身边去,用小手指戳她的手臂,委屈地问道:“老婆,我哪里不如顾安远?战斗力?唔……你说的是战斗力?”

    陈宇轩一副邪痞样儿,话中带话问着汤小依。汤小依一听,立即跳起来,双手叉腰指着陈宇轩骂:“陈小四,本宫说你不行,你就是不行!‘夜景’店开业的时候,我分明在小璟那盒礼物和我自己那盒上都扎了小孔的!你看,人家小璟都怀孕了!”

    “真的?大嫂怀孕了?哦天,老大,我能自行想象一下你这么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变成一个超级奶爸的样子吗?”陈宇轩立即转移话题。

    “你怀孕了?”顾安远立即欣喜地坐到叶璟身边,轻轻搂住她问。

    “嗯。”叶璟脸色微红轻轻点头,脸上一片向往,“昨天小依陪我去检查了。”

    “太好了!”顾安远的脸上涌起明晃晃的幸福与激动。他想把叶璟用力地抱起来欢呼,却又因为她已怀孕,只得用宽厚的手掌抚摸着她还未突起的腹部。

    “小轩子!夜晚给本宫侍寝!”汤小依又开始咋咋呼呼。

    “是,娘娘。小轩子今天……战斗力超强。”陈宇轩一脸谄媚讨好。

    “说件正事儿,”顾安远兴奋过后又冷静地说道,“我老婆已经怀上了,我打算马上去领证,然后趁她的肚子还没隆起,赶紧举办婚礼。”

    听到顾安远的话,叶璟娇羞地靠在他的肩上,笑意盈盈。

    汤小依忽然又跳起来:“陈宇轩,你是准备让老娘向你求婚么!”趾高气昂说完这一句,她又一脸苦样儿地望向叶璟:“璟爷,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都准备扑上去了,他还不求婚。”

    “那么,小依,你愿意嫁给英俊帅气玉树临风气宇轩昂风流倜傥的大帅哥陈宇轩吗?”陈宇轩假装正经,自戴高帽问汤小依。

    “行吧,嫁了算了。”汤小依答复得随意,可下一秒,她望向顾安远,却又变得热烈起来:“顾安远,快说快说,你们哪一天领证,哪一天办婚礼,我们一起好不好,好不好?”

    “汤小依!你到底是跟我结婚,还是跟顾安远结婚?”陈宇轩佯装受伤地质问她。

    “我是要跟小璟一天结婚,不关你事儿。”汤小依说得轻巧极了。

    叶璟挽着顾安远,乐得“嗤嗤”地笑。顾安远搂着她站起来,优雅地说:“小四,我准备明天就去领证,一周以后在‘夜景’一楼举办婚礼。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便牵着他老婆的手,走出了门去。

    房子里只剩下陈宇轩和汤小依。汤小依正琢磨着明天是个什么好日子,陈宇轩就像饿狼一样扑过来,将她按倒在沙发上,流着口水说:“汤小依……来,让你看看爷的战斗力。”说着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汤小依假装配合地嚎叫了几声,然后忽然正色问道:“在这里?”

    沙发对面有一面镜子,汤小依抬起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她的头发有些凌乱,一张脸透着绯红,双眼里满是柔情似水意乱情迷。

    “小依,说说看,你是不是准备随时勾引我?”陈宇轩看到汤小依红润的脸,忽然问道。

    “是的,我的陈小四。我等着随时把你扑倒。”汤小依也不害羞,直接回答。

    “爷就喜欢你这样儿的!”陈宇轩调戏道。

    “说,我的战斗力强不强?”事后,陈宇轩还耿耿于怀这句话。

    “强强强,简直让人醉生梦死啊!”这回换汤小依谄媚讨好了。

    而刚刚离去的叶璟,坐在顾安远的车上思考了良久,才最终对身边的男人说:“安远,在和你领证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我一定据实回答。”顾安远打着方向盘,温柔地答道。

    “三年以前,你是不是去过一次夏威夷?”叶璟轻声问。

    顾安远瞬间明白过来,上次在夏威夷,她帮他买西装的时候为何会无端生气了。但他也不打算隐瞒,于是实话实说:“是的,我去过一次。在我出国去欧纳菲学院之前,我一个人来了一场毕业旅行。那时候,我以为我永远失去了你,于是,一个人去了我们说好的蜜月旅行地。”

    ……叶璟闻言,忽然鼻酸。她扭过头去望着窗外,不再说话。

    第二天是领证的日子。

    顾安远穿着修身得体的西装,里边儿是洁白如新的衬衫配着浅色系的领带。他的个子本来就高,配上这样一套裁剪合身做工精良的西装,愈发显得身材颀长肩宽腰窄。

    他的头发认真打理过,一根一根极有精神地竖起来,尤显俊朗非凡。

    照了老半天镜子,他终于满意,这才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开车去接叶璟。

    顾安远内心里有些激动。只差那么一个证明,他深爱的女子便将成为他的妻。从此将与他携手走向白头。

    爱情来得不容易。中间或许有算计,有刻意安排,有引君入瓮,但幸好,她终究回到了他的身边。

    车子平稳地驶在宽阔的马路上。顾安远无意间瞟过一眼路边刚刚过去糖果市场,嘴角轻扬,又打了方向盘调头。

    此时叶璟正坐在家中的沙发上等待着顾安远。她娇俏的脸上挂满了甜蜜的期待。

    叶珂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疼爱地问:“妹妹,你确定自己想好了?”

    “我确定想好了。隔了几年,还能够嫁给他,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叶璟的声音很轻,却很笃定。

    叶珂把户口薄递给她,让她装进包包里,又以兄长的姿态交待:“一定要很幸福。”

    叶璟眯着眼轻轻地笑。

    楼下传来汽车停车的声音,叶璟连忙站起来想到窗户边去看。叶珂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你坐着,矜持一点儿。”

    叶璟只好坐下来,眼睛却不停地瞟向门口。过了一小会儿,终于听到了门铃声。

    叶珂再次摁住她,自己迈开步子过去开门。顾安远衣冠楚楚地站在门外,来迎接他的新娘。

    “去吧。”叶珂朝顾安远打了招呼后,回头对妹妹说道。

    叶璟立即站起来,走到门边轻轻拉了一下叶珂的手:“哥,我走了。”

    叶珂那一瞬间忽然觉得失落。多年来,自己心疼宠爱的妹妹,从此只属于另外一个男人,这让他心头莫名地难受。

    门外的顾安远伸手牵住叶璟,也向叶珂打招呼:“哥,我们走了。”

    叶璟今天也认真打扮过。她穿着一条款式简单大方的裙子,配着黑色细中筒靴,显得亭亭玉立。她略施粉黛,一张甜美的小脸红扑扑的,粟子色的头发全部挽上来,露出了柔美的耳垂。那耳垂上,她自己设计的作品“告别单身”正绽放着闪亮的光芒。

    顾安远将她拉过来,在她嘴唇上印上一吻,然后搂着她细窄的肩膀往下走。

    “老婆,有什么感想?”顾安远边启动车子边问。

    “好忧伤,以后不能有艳遇了。”叶璟俏皮地说道。顾安远的脸迅速黑了下来,一手扶方向盘,一手伸过来轻轻捏住叶璟的左边脸蛋:“还想遇见一个战斗力比我更强的?这世界上,战斗力能超过我的人,估计没有。”

    叶璟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汤小依赞美他战斗力很强一事,顿时又开始嗔怪:“为什么她会清楚你的‘战斗力’?难道你们……试过?”

    “叶璟!”顾安远终于低声怒吼,“这是明摆着的好吗?你都怀孕了!你看看我的基因有多么优良!”

    这个男人……切,还真是小气又臭屁。

    两人到达民政局,叶璟背着自己的包包,下了车站在一旁等着顾安远。她刚一下来,就听到门口有人在热烈地叫她:“小璟,你们快点儿!”

    叶璟闻声望过去,看到汤小依和陈宇轩两人正耀眼地站在门口,冲她挥手。

    陈宇轩今天帅气极了。他穿着黑色的正装,打着花哨的粉色领带,头发打理得一丝不乱往后捋着。颀长的身材往那儿一站,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他简直帅得让人魂不守舍。

    顾安远提着两大包糖果走过来,就看见自己的老婆正盯着别人的老公流口水。他的脸一黑,怒吼一声:“小四你给我过来!”

    陈宇轩立即迈了长腿跑过来,接过老大手中的一包糖果,问道:“帮我带的?”

    顾安远不回答他,只稍微打量了一下他的装扮,然后拉着叶璟的手往里走去。陈宇轩也笑眯眯地牵着汤小依跟着他们走。

    民政局一楼有一些审核资料的窗口。顾安远提着昂贵的糖果,一个窗口一个窗口地发着,嘴里还说道:“我今天要结婚了,谢谢大家。”陈宇轩这才明白老大给他带糖果的原因,于是立即痞气十足地跟上去,一边发着糖,一边重复着顾安远的话。

    一楼发完了,四个人才一起走到二楼。顾安远把糖果先搁在了一边,领了登记用的数份表格过来,和叶璟一起填着。

    领证进行得很顺利。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不出二十分钟,两对新人就各自拿到了结婚证。随后,民政局的小礼堂为他们举办了宣誓仪式。

    仪式结束以后,顾安远又开始每个窗口发着糖果,全然没有珠宝公司凌厉总裁的模样。他的身后还跟着个笑靥如花的英俊男人,也跟着在发。

    那模样看起来,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们俩在登记……

    发完糖果后,几个人便揣了结婚证往民政局外走。顾安远和叶璟走在前面,正甜蜜地讨论着什么,陈宇轩突然在后边喊道:“老大,我们才结完婚,不去庆祝一下吗?”

    顾安远回头答:“不庆祝了,我们要先回家去,你也回吧。”

    随后,顾安远载着叶璟回家,他“随意”地说:“老婆,你是不是有一个朋友,叫做上野千雪?”

    “是啊,你认识?”叶璟立即问。

    “不认识,”顾安远低下了双眼,“我只是觉得我们下周就要举办婚礼了,你是不是应该邀请你的朋友们?”

    “那是当然,如果没有她,我不会那么快——”叶璟的声音戛然而止。

    顾安远抿着嘴,暗暗地笑了。

    婚期十月十日终于来临。

    四个人早早地去了新婚沙龙里换礼服与化妆。叶璟和汤小依坐在一个化妆间里,心情激动又美滋滋地期待着那神圣的一刻。

    顾安远和陈宇轩换装很快,礼服师给他们配的都是笔挺的西装和锃亮的皮鞋,以及洁白崭新的衬衫加亮色系领带。

    两个男人打理好后,一左一右地坐在休息厅的沙发上,随意翻看着桌边的杂志。这两个男人,一个俊逸,一个雅痞,自各叠腿而坐,气场浑然天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有什么感想?”顾安远忽然开口问。

    陈宇轩一愣,才知道他问的是关于结婚的感想,于是勾起邪魅的笑容说道:“我要跟你一起结婚了。”

    顾安远“刷”地将手中的杂志丢到陈宇轩身上去,低声怒斥:“小四你给我正经一点儿!”

    陈宇轩接过书,还是坏笑,过了一会儿他才认真说:“我觉得我挺不容易的。我这样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能在三十岁之前结婚,是我从前想都不会想的事情。”

    “能把你大嫂追回来,也是我不敢想的事情。幸好,我的计划都成功了。”顾安远淡然说出口。

    “计划?”陈宇轩忽然来了兴致,“来,说说,怎么个计划法?”陈宇轩的眼睛里忽然冒着绿幽幽的光,“难道是在夏威夷的时候趁月黑风高一把扑倒迅速拿下?”

    顾安远不理他,只抬起清冷而凌厉的眸子朝他看了一眼,又继续翻着其他的杂志。

    正好这时,化妆间的门被打开,叶璟和汤小依提着洁白婚纱的裙摆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两个男人立即迎上去,扶过自己的新娘。

    叶璟穿着一件抹胸收腰大摆式婚纱,上身及腰处镶了不少亮闪闪的钻石,亭亭玉立地站着。她的头发全部用暗卡卡住,间隙间镶着一些细小的满天星。那张红润的脸上带着优雅美丽的妆容,睫毛扑闪间,如动人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汤小依穿的却是一件洁白的包肩收腰百褶婚纱。她比叶璟稍微丰满一点儿,穿着这婚纱自是另外一番风韵,让陈宇轩一时看直了眼。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长得很像我的老婆啊!”到这时候陈宇轩还不忘调侃,绅士地向汤小依伸出手去。汤小依将手轻放在他的手心,盈盈地笑着。

    “夜景”一楼已经热闹非凡。

    这绝对是一场夺人眼球的婚礼。诗雅公司总裁顾安远与“告别单身”的设计师叶璟、全市有名的Victoria集团老板陈宇轩与全国地产大亨汤泽清之女汤小依的婚礼,都设在了同一天的同一酒店。

    现场的媒体区已经来了不少媒体记者,正安静地坐着等待。

    黎明和米蓝作为现场负责人,正在帮所有持请柬的客人安排位置。宾客们陆续的进场,婚庆公司也正在调试着现场音响、幕布和灯光。

    到了十二点整的时候,从后台走出一位主持人。他拿着麦克风,翩翩然地走到舞台中间,试了音后正式报幕:“顾安远先生叶璟女士、陈宇轩先生汤小依女士的婚礼,将于十二点零八分,准时进行!”

    众人皆惊。那舞台上赫然站着的,不正是红遍本省乃至全国的金牌娱乐主持人陆楠?他穿着亮红色的西装,衬衫的领子处打了一个同色系的蝴蝶结,这正是他在娱乐节目里受人熟悉的装扮。

    现场不少宾客开始热烈地鼓掌。陆楠微笑颔首,走下了舞台。

    两位新娘已经走进了舞台对面的鲜花纱门下,而两位新郎就各自在纱门外几米处站着。过了一会儿,良辰吉时终于来临。陆楠走上舞台致了答谢辞,然后郑重地请上了今天婚礼的主婚人——云市市长唐春强先生。

    唐市长非常随和,他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开始说道:“女士们先生们,受老友汤泽清所托,今天来为这几个孩子主婚……”

    唐市长的话说得很诚恳,一点儿架子也没有。说到动人处,一次次被现场所有宾客的掌声打断。

    随后,主持人陆楠接过话筒,神秘地向大家介绍今天的证婚人。他说:“这一位证婚人,见证了顾安远先生和叶璟小姐的爱情,婚礼策划组向她发出了邀请,希望她能讲一讲他们的故事。”

    台下掌声如潮。站在纱帘里的叶璟也在翘首期盼,谁见证了她和顾安远的爱情?

    一位衣着素雅的女人从后台走出来,她的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叶璟透过纱帘望过去,不由的一惊,竟然是上野千雪?

    上野千雪娉婷地站着,轻声开口:“大家好,我是来自东京的上野千雪,今天很高兴站在这里,为顾安远先生和叶璟小姐证婚。”

    上野一开口便让叶璟惊讶得目瞪口呆,她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不是只会说日语么?

    “顾安远先生和叶璟小姐曾经因为误会而分开了一段时间,随后顾先生去了意大利深造珠宝设计,而叶璟小姐则留学东京。两个人都学成归来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交集。我的朋友顾安远先生委托我和另外一位美丽的新娘汤小依小姐,一起策划了一次美好的夏威夷远洋之旅,才渐渐有了后续故事……”上野的普通话相当流畅,甚至还带着一些标准的儿化音。

    拱门纱帘下,叶璟的心往上一提,轻声问旁边的汤小依:“去夏威夷是你们早就安排好的?”

    汤小依脸上满是幸福甜蜜的笑容,她小声地对叶璟说道:“小璟,继续听哦!我们做的,可不止这一点儿!”

    “就在当时,我受到顾安远先生的委托,去帮他打开一些叶璟小姐的心结。为了与叶小姐尽快熟悉,我不断的对她作着心理分析,因此叶小姐越来越信任我,才让我有机会去化解叶小姐和顾先生两人之间的误会,中间得到汤小依小姐的帮助,我才能如此圆满地完成好友的重托。”上野千雪一句一句慢慢说着。

    “你怎么帮助的?”叶璟又在纱帘里偷偷地问小依。

    “是我不断刺激你让你以为顾安远的姐姐是他女朋友,是我去找上野来帮我们拍照然后她讲着我听不懂的日语,是我告诉她我和你在哪个位置然后制造偶遇,是我劝你去找她咨询,也是我劝你留在诗雅公司的……”汤小依的声音轻轻的,还带着一丝得意的狡黠。

    叶璟的心一时激动无比,那激动甚至超过了她此刻作为一位新娘的兴奋。有这样几个人,为了她的幸福,不惜花如此长的时间,来医好她的心病。她究竟要耗尽多少运气,才能遇见这样的朋友和爱人?

    叶璟这时才想起来,最开始见到上野时,她在耳边说:“我猜,你的焦虑和不快乐都与那个男人有关。”其实,从一开始她就知道。

    那么所谓的云市心理学交流会也是子虚乌有的?

    那么,在每一次催眠的时候,上野都说的是中文?人在被催眠状态时说的话只会是自己的母语啊!可是那时候,她为什么没有想到呢?

    叶璟隔着纱帘望向台上离她只有几米远的顾安远,那个英俊深情的男人,也正朝她望着。隔着一层纱布,他们看不清彼此的眼神,可是,无论那帘子有多厚,他们都能明了对方的心。

    还好又遇见了你,我的顾安远。还好我没有再一次像从前一样,轻言放弃。

    半个小时以后,婚礼圆满结束。而属于顾安远和叶璟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我们这一生,一定会遇上那个对的人。无论早,或是晚,都一定会遇见。无论我们是否曾经错过,无论我们是否坚持执着,在这茫茫人海里,我们必将重逢。

    因为爱情,一定会将你送回到我的身边。而我的一生,只要有你,便已拥有了圆满的幸福。